• <rp id="cunge"><acronym id="cunge"></acronym></rp>
    <legend id="cunge"></legend>

    <button id="cunge"><acronym id="cunge"></acronym></button>

      首頁 -> 備考輔導 -> 申論大廳

      申論熱點:李克強總理答記者問丨實錄+要點(一)

      時間:2016-03-17 10:48:41 來源:信陽人事考試網

      3月16日上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閉幕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會見采訪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中外記者并回答記者提出的問題。

      1談金融市場

        ◆  實體經濟不發展,是金融最大的風險

        ◆  要推進市場化、法治化的改革

        ◆  金融監管絕不能有任何松懈

        ◆  力爭今年開通深港通

      路透社記者:近期中國股市和匯市的波動引起了國際投資者的高度關注。請問總理,您認為中國的金融市場目前面臨哪些主要問題和挑戰?中國政府對金融市場未來的發展和加強監管有什么計劃?股市匯市和債券市場將會有哪些重點改革措施?近期的市場波動會不會影響改革的進度?深港通會不會年內推出?

      李克強:請你問第一個問題,你就把股市匯市等金融市場問題當“當頭炮”,不過也可以理解。因為許多金融問題的表現往往早于經濟問題的發生。但是金融首要任務還是要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實體經濟不發展,是金融最大的風險。去年我們采取了一系列像降息、降準、定向降準等措施,這不是量化寬松,我們始終注意把握貨幣供應量的松緊適度,主要還是為了降低實體經濟融資的成本。所以金融機構還是要著力去支持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健康發展,絕不能脫實向虛。

      當然金融也有其自身的規律,要防范風險。我更關注的是金融機構本身,去年由于一些行業、企業經營困難,金融機構不良貸款比例是在上升的。但是我們有抵御風險的能力,因為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超過了13%,高于國際標準,撥備覆蓋率達到180%以上,高于我們定的150%的標準。而且我們還可以利用市場化的手段降低企業的債務率。企業債務率高是老問題了,因為中國是間接融資為主,但是我們的居民儲蓄率也比較高。即便如此,不管市場發生怎樣的波動,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地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而且也可以通過市場化債轉股的方式來逐步降低企業的杠桿率。

      去年由于多重因素的原因,中國股票市場發生了異常波動,有關方面采取綜合性穩定市場的舉措,實際上是要防范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這一點是做到了的。下一步怎么辦?前兩天我們新上任的證監會主席關于具體問題已經作了闡述,因為時間問題我不展開了。不論是股市、債市、匯市這些金融市場,本質上是市場,還是要推進市場化、法治化的改革。當然,政府有監管的責任,現在看,隨著形勢的變化,需要改革和完善我們的金融監管體系,要實現全覆蓋,因為現在金融創新的產品很多,不能留下監管空白;要增強協調性,因為金融市場產品之間關聯度比較高,協調要有權威,還要做到權責一致。中央有關部門和地方要分層負責,發現問題要及時處置,防止苗頭性的問題蔓延,當然也不能容忍道德風險。總之,還是要瞪大眼睛,練就一雙加強監管的“火眼金睛”。

      借這個機會我還要強調一點,完善和改革金融監管制度是一個過程,當前各有關部門和地方還是要按照已定的職能履行職責,守土有責,絕不能有任何的松懈,而且還要總結經驗和教訓,這也是保護好金融消費者和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否則可就要拿你是問了。

      我們已經開通了滬港通,積累了比較豐富的經驗,而且實踐表明,對兩地都有好處。現在內地和香港正在密切磋商,力爭今年開通深港通。

      2談中國經濟

        ◆  困難和希望并存,希望大于困難

        ◆  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充滿信心,信心不是憑空的

        ◆  中國新的動能正在生成,而且超出預期

        ◆  有創新宏觀調控的手段,可以穩定中國經濟運行

      新華社記者:總理你好,我的問題也和經濟有關。開年以來,世界經濟金融形勢很不穩定,中國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有人擔憂中國經濟會一路下滑,甚至會擊穿6.5%這條線,不僅會影響自身的全面發展和小康社會建設,也會拖累世界經濟,請問您怎么看?

      李克強:我怎么記得去年新華社記者提問不光代表本身,還打了其他頭銜,今年只有一個了,你可是問了一個大問題。不過你讓我同意說中國經濟完不成已經確定的主要經濟目標,那是不可能的。

      的確,世界經濟現在復蘇乏力,中國經濟又深度地融入世界經濟,會受到影響和沖擊。中國經濟本身也在轉型,一些長期積累的矛盾在凸顯,所以說下行的壓力確實在持續加大。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就是地區和行業的走勢分化。我記得前不久看有外媒報道,說是到中國的某個重化工企業,感到經濟不景氣,而到科技城看,那里的場面火爆,好像經濟還在兩位數增長,這跟我們下去調研的一些感受是類似的。實質上它說明了中國經濟是困難和希望并存,如果從底盤和大勢來看,希望大于困難。

      我們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充滿信心,這種信心并不是憑空的,因為我們堅信只要堅持改革開放,中國的經濟就不會“硬著陸”。因為中國市場還有很大的潛力,人民群眾可以說有無窮的創造力,而我們政府確實還管了一些不該管的、束縛生產力發展的事情。同時,在保障公平競爭環境的監管方面又沒有完全到位。所以通過推進改革,就可以激發市場更大的活力、人民群眾更大的創造力,把億萬群眾的勤勞和智慧的空間拓展開來,就可以頂住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

      像我們正在推進的簡政、減稅,這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都會釋放市場的活力。同時,中國新的動能正在生成,而且超出我們的預期。這幾年中國經濟增速是在放緩,但是我們還是實現了比較充分的就業,去年新增城鎮就業1300多萬人,而且今年一二月份我們的服務業又增長了8.1%,其中包括研發等高技術領域,這也帶動了傳統動能的改造。我們的傳統動能還有很大的潛力,因為我們正處在工業化、城鎮化的推進過程當中,產業升級有空間,新型城鎮化是最大的內需,特別是中西部地區,還有很多有效投資需求。我們把培育新動能和改造提升傳統動能結合起來,形成中國經濟的“雙引擎”,就會闖過困難的關口,躍上希望的高原。

      當然,世界經濟走勢還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也在增加,但是我們有政策儲備。去年是世界經濟6年來增速最低,我們還是實現了7%左右的增長目標,并沒有用“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而是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難但可持續的路,就是推進結構性改革。中國經濟在發展過程當中,還會有小幅的、短期的波動,但是如果經濟運行滑出合理區間,我們有創新宏觀調控的手段,可以穩定中國經濟的運行。

      我們所經過的壓力測試也可以說是寶貴的經驗。我相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落實好新發展理念,全國人民同心協力,我們完全可以實現“十三五”良好開局,這給世界帶來的會是一股暖風。  責任編輯:admin

      回到頂部
      青草视频在线观看